吴淡如/当好汉总是太委屈 ▲男人的世界,忍耐常被视为勇敢。(图/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) ●吴淡如/畅销作家、电视主持人、广播人,爱读爱写且爱玩,藉由流畅易读的文字,使大家悠游在最浪漫的文学世界。 阿定的先生出门打球时,脸色稍差。 前一晚,他应酬得很晚。早上五点钟,闹钟一叫又起床了。他和同事约好去打球的。 「你还好吗?」 「没问题。只是觉得胸有点闷,一定是太久没运动了,我想打打球就好了。」 阿定也没在意。四个小时后,正带着小孩在诚品书店看书的她接到了通知:她的先生在送医时已经死亡了。 「怎幺会这样?」原因是心肌梗塞。 阿定从来没有想到,她先生四十岁不到,出门时明明是好好的一个人,怎幺就再也走不回来了。 和他打球的同事说,一来就看到他脸色不好,他却说没问题。不久,挥桿时忽然倒在球场上。儘管在最快的时间内送医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 医生说,他的心脏血管本来就已经堵得很严重了,之所以猝死和运动未必有关。 这个男人,之前一点病史也没有。自认为运动健将的他,有任何不舒服,都不肯看医生,说是这样免疫力才会好。 女人比较长寿,应该也有个原因是:女人比较敏感,身体一有不适,就会就医。青壮年男人愿意到医院时,大部份是被抬进去的──不到最后关头,不会心甘情愿的看诊。 男人的世界,忍耐常被视为勇敢。再大的病痛也有人忍、再大的心灵挫折也可以忍。有位好友向来温文儒雅,总是一付大哥的模样,多少年来从未看过他有任何情绪波折,某次酒后他才吐真言,说去年一整年,他面临父亲和弟弟相继过世的打击,公司也因诉讼而陷入危机,妻子在那时更因情绪不稳接受精神治疗,照顾家中幼子的责任都落在他身上,他差一点活不下去。 说完后,他只是皱一下眉头说:「还好,一眨眼都过去了,是好汉就要承担。」 精神很令人敬佩,但一声都不吭,实在委屈。 金融风暴前后,我看到不少男人,在完全没有预警的状况下,忽然被公司裁员。他们大部份都没有选择哭泣,也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告诉家人──有位友人甚至是在找到下一个工作时,才敢跟妻子说,自己原来的公司出了状况。 只因若不是在「忍无可忍」的状况下,大丈夫对自己的柔弱无法启齿,真是令人心疼。 热门文章》 ?将爱人判刑的毒话 ?当旧情人变成名人 ?随时加入观点与讨论,给云论粉丝团按个讚! ●本文获作者授权,转载自吴淡如部落格《且行且珍惜》。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。《云论》提供公民发声平台,欢迎能人志士、各方好手投稿,请点此投稿。